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和小学老师妈妈的一夜
和小学老师妈妈的一夜

和小学老师妈妈的一夜


  我妈妈是一名小学教师,父亲是公司职员。

  我妈妈是那种喜怒无常、性格古怪的女人。我觉得她贪婪,自私,冷漠,所以在我读书的时候同她的关系并不算太好。她不好的时候难以忍受,但她好起来的时候又很有魅力。她长得不错,皮肤白净,从她年轻时的照片看,她在当年是有一点姿色的。在后来发生了那些事情,我想她一直没有满意她的婚姻。因既有点姿色,又生性风骚,我很小就记得她无论到那里去,总是对着镜子打扮半天。

  而她的那种性格,随心所欲,又有着严重的神经质,则直接造成那些后果。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同妈妈就有了一些不算正常的接触。有几件事我印象很深。大概在我七、八岁的时候,晚上我同妈妈一起睡觉。早晨醒来的时候,我常常发现她在摸我的「小鸡鸡」。当时我还觉得很好玩,于是也要去摸她同样的地方,可她笑着阻止了。

  在我已经较大了的时候,夏天炎热的中午,她常常一丝不挂的躺在地板的凉席上,尽管我就在旁边,她也一点不避讳。她就是这样,只要自己满足、舒服,就为所欲为,毫无顾忌。有一次,我闯进她们的卧室,妈妈大概是在更换月经带。

  那年夏天,我高中毕业,高考失利。这个夏天注定是一个不平常的夏天。父亲去出为时两个月的长差。当时我心情沮丧,又百无聊赖。我是一个性格内向的人,没有什么朋友,成天呆在家里。那些无聊的日子最大的苦恼就是性欲的折磨。我在性上很晚熟,从没交过女友。我在那时还不会手淫,而且说来好笑,我都还没遗精过。家中就只有妈妈和我。

  妈妈的性格就是过于随便,顾忌的东西很少。在这夏天的日子,她总是衣衫不整的走来走去。她在她的卧室换衣服时,老半开着门,好像不在乎我的存在,我有好几次看到她半裸着身背对门。这些情形对处于性苦闷中的我的影响是不言而喻的。正是在这时,在我的潜意识中萌生了危险的因素。同时我总有一种被诱惑感,但也说不出是什么。后来我才知道,实际上妈妈的那些「随随便便」,也是她潜意识的驱使的有一天中午我午睡的时候,我人生第一次梦遗,遗出的精很多,内裤都全湿了,后来扔掉了事。话说我醒来后,感到说不出的舒服,可是我马上想起梦中的情节。我梦到我正躺着,妈妈走过来,好像跟我说了些话,接着她就用手在我的阴部摸了一下,我就梦遗了。过了几天,我又梦遗了一次,而这次又跟妈妈有关。我开始对妈妈产生兴趣了。我的脑子就是这时坏掉的。我想起小时候的事情。

  而那种似乎被妈妈诱惑的感觉更强烈了。我开始偷看妈妈洗澡。

  我家的厕所兼作洗手间。那木门年久失修,上面有几道裂痕。有天我鬼使神差的用刀将其中的一条缝隙挖大,可以窥见里面。当天晚上,当妈妈如常地进去洗澡时,我蹑手蹑脚地凑上去,心狂跳着。我看到妈妈正对着门站着从桶里舀水洗,但我只能看到她的上半身,而且水汽缭绕看不大清楚。但我平生第一次看到了成年女人的乳房,赤裸的乳房

  我跌跌撞撞的逃回房去,全身的血液往上涌。后来,我又偷看了几次。有一天,我蹲在厕所里,猛然发现门上我挖的那个孔很显眼,可以清楚的看到,而且它被刻意挖凿的痕迹是那么明显,以至它的用途显而易见。妈妈也肯定发现了。

  这么说妈妈知道我偷看她了?可她为什么不采取措施呢?我又一次沉浸在被诱惑的气息中。我甚至想象如果当这种诱惑成为真的的时候,我该怎么办呢一个正常的处于青春期的男孩子是没有理由怀疑自己的母亲会诱惑自己的。

  可我就是那样。实际上,这说明我那白热的脑袋已经完全坏掉了。正因如此,我后来才长期对自己有一种深深的罪错

  事情发生的那一天,我记得刚刚下了雨,有点凉爽。那天晚上,大概九点多钟的时候,我在客厅看书。因为天热,整个夏天客厅里都架着一张竹凉板,妈妈爱躺在凉板上看书。这天,我一个人在看电视,妈妈不知在干什么。

  于是我就躺在凉板上去。我一边看书,一边在想着一些事情。不知过了多久,我觉得妈妈进来了(她在此之前好像一直在洗手间忙着),她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也看着电视。我没管她。

  妈妈看了一阵,忽然站起来,说了一声:「睡进去一点」,然后她就躺在了凉床上,就睡在我的身边!

  我记得很清楚的是,当时我心里猛然一下子「咚咚」的狂跳起来。那张凉床不过一米宽。我第一个想法是马上起来,可我睡在里边,要起来,除非从妈妈的身上跨过去。因此我只好继续躺着。多少年以后,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当时妈妈一躺在我身边我就那么紧张呢?其实,即便是正常的母子关系这也未尝不可。实在是我自己心里有鬼,同时,我也深深地感到一种不安,不对劲,好像妈妈是故意要做什么事情。

  所以,我当时受到了很大的诱惑和刺激。我说过了,妈妈通常是穿着那种家居的内衣。她白白的脖颈和手臂就在我的近旁,说实在的,我成年以后还从没跟一个女人躺着象这样近。妈妈身上散发着一种味道,我说不上来是什么,总之就是女人的味道。我躺在那里,全身的血往上涌,脑袋发昏,最后,我基本上是孤注一掷,想也没想就翻过去

  我说过,当时我感到妈妈是故意要做什么,潜意识里以为妈妈在诱惑我。我猛然采取行动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这样。但是,我那发昏的脑袋就没有想过,如果是我自己会错了意呢?如果是那样,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妈妈给我一巴掌?

  还是一顿臭骂?我都有些

  可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我翻过去,一下子紧抓着妈妈,手在她身上乱抓,同时,我的嘴伸到她的脖子下,好像寻求爱怜一样。事情发生得很突然。我是后来才记起,妈妈一点抗拒都没有,反而紧抓住我的手。

  当时就好像时间都停止了,我一直处于昏昏的状态,具体情况,具体顺序都记不起来了,一切都是混乱的。我只记得妈妈紧抓着我后,我立即象得到确认一样,不顾一切的抱着她,迫切地去亲她的嘴,妈妈居然迎合着吻我。

  同时,我的手不由自主的在她身上乱摸,我记得摸到了她的乳房,又迫不及待的向下摸去…不知过了多久,可能是十分钟,也可能是二、三分钟,我记不得了。我一直处于极度的亢奋状态,头完全是昏的。这时,我听到妈妈低声说了一声:「到床上去。」

  这句话在平时,可能会使我吓一大跳。可我鬼使神差的坐起来,跨过妈妈,下了凉床。借着光线,我看到妈妈的短裤被褪到了腿上,露出中间黑黑的一团。毫无疑问那是我刚才扯下的。

  我战战兢兢地走进妈妈的寝室,乖乖地爬上床。我躺着,正好面向客厅,看到妈妈慢慢的起来,拉上裤子,然后关了灯。房间里顿时黑了下来。我又听到一些声音,好像是妈妈在关门窗。然后,她走了进来。

  这个时候,我开始感到极度的紧张。大概是黑暗和就要发生的事让我恐惧了。我不知怎么好。事情发生后第一次我有了些意识,如果当时我再清醒一点,可能还能挽回。可是,那黑暗,那恐惧,那诱惑,使我完全没有了自主。

  从这时起,一切都交由妈妈来控制了。

  妈妈站在床边,开始脱衣服。很快脱光了。在黑暗中,我只看到她白白的一片和下腹部的漆黑。她上了床,拉上被子把我们盖上。我们立即紧紧的抱在一起。

  我一直在发抖!真的,自从上了床以后。我抱着妈妈,又去和她亲嘴,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平静一点。与此同时我又开始摸她,摸她的乳房,然后不由自主地又去摸她那最让我不舍的地方…我感到湿湿的妈妈似乎很喜欢被我摸。一会儿后,她也开始摸我。她径直摸到我的下身,而我还穿着裤子!她的手伸进短裤,抓着我的阴茎。

  这时我的阴茎软软的!当时在凉床上我还感到强有力的勃起。可后来,极度的紧张使我一直软弱无力。不知怎的,我觉得妈妈笑了一下,好像很有趣一样。

  她说:「把裤子脱了。」

  我坐起来,先把背心脱了,然后就脱掉了短裤。然后又躺下。妈妈接着摸我,我也接着摸她,也接着亲嘴。关于亲嘴,我想多说一句,妈妈是把她的舌头伸进我的嘴里。我感到她的唾液大量流进我的嘴里,我的也一样。我感到有些不安,因为妈妈平时是很讲卫生的。可她似乎很喜欢这样。于是我也学着这样。这时我感到了兴奋,下面勃起来了。妈妈紧握着我直立的阴茎,上下摩挲,似乎很喜欢它一样。我感到妈妈那只有些老茧的手摸着它,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

  这样过了一阵。我说过我不知怎么办,我甚至宁可就这样下去,而不敢去冒犯妈妈。这时,妈妈轻轻说了一句:「快上来。」

  同时好像暗示的一个动作,我翻到她身上,全身压着她。妈妈整理了一下我背上的被子,好让它盖着我。这时,我虽然对此一窍不通,但我不知从那里得来的知识,我觉得我应该主动做些事了。

  我笨拙的试图做那我以为该做的事。虽然也只是糊里糊涂的。可是当时我连手淫都还不会,当然完全不得要领。

  我白费功夫的折腾着,阴茎也只在妈妈的小腹部乱撞。我感到有些难办了。我似乎又觉得妈妈笑了一下。她伸手到我的下面,抓住我的阴

  我就象在藻荇丛生的迷宫里穿行,到处是黑暗混沌的一团。我是包茎,下面已麻木了,毫无感觉、深浅。妈妈的手移开了,我仍然懵懵然。突然,我意识到一种奇妙的事情,好像一种从未经历过的事情发生了。我看了妈妈一眼,她神情奇怪的闭着眼睛。这时,我猛然意识到,我实际上已经「插进去」了,就是说,从临床上,我的阴茎已进入了妈妈的阴道。

  妈妈在下面示范性的上下挺了挺身子,教我随着她的节奏抽插。这更加加深了我被套在一个肉管道里的感觉。

  妈妈的这一招很管用。性这东西真的是无师自通,我立即感到难以言传的愉悦感,似乎龟头顶部有一种巨大而隐约的快感在引领我去捕捉它。它时有时无,稍纵既逝,使我不由自主地、几乎是发狂地拼命地要向那里面更深的去处顶进去。我听到床板在吱吱叫,同时,我又听到妈妈「哎哟哎哟」的叫起来。

  那一刻,我有点害怕。因为妈妈的那种声音听起来好像她非常痛苦。我的抽送太猛烈,我真的担心弄痛了她。

  可是,我已经身不由己,根本不愿停下来。那一刻,龟头那种巨大的快感犹如天边的滚滚雷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最后,我听到它在我的脑上方爆炸了,我也爆发了。

  除了那两次遗精,我这还是第一次真正的爆发。谁知我平生的第一次爆发是在我妈妈的体内!我的这第一次,射出了极多的精液,因为我感到我和妈妈的下身以及床单上到处湿漉漉的一片。完后我极度虚弱,摊趴在妈妈身上一动不动。

  过了一会,妈妈动了动,我才翻身躺到一旁。

  我实在是疲累极了。所以几乎是立即就虚脱般地睡去。我只迷迷糊糊地感到妈妈起床在忙来忙去,我睁开眼,我已习惯了黑暗,看到妈妈站在床头,弯腰低头在认真地擦拭她的下身。这古怪而不可思议的一幕成了我那天的最后印象第二天,我一觉醒来,已是日上三竿。

  ...................